战机世界 > 资料百科 > 乔马?萨万托

标签: 福克 轰炸机 飞行员 战斗机乔马?萨万托

从步兵到飞行员

1912年8月22日,乔马.卡雷维.萨万托出生在芬兰西南部的工业重镇特库。

1933年5月,萨万托进入大学学习。不过同年6月,他就加入芬兰陆军,在步兵团服义务兵役。步兵的基本训练是十分艰苦的,这并不是萨万托所希望的生活,因此当空军教官在步兵团中挑选飞行学员时,他毫不犹豫地递交了申请。天遂人愿,萨万托很顺利地通过了身体检查和各项考试,开始了他的预备飞行军官课程。

1937年5月,萨万托完成了训练,被授予少尉军衔。起初他被分配到空军第一基地,飞老式的布里斯托尔“斗牛犬”战斗机。次年,萨万托调配到第4飞行团,改装“布伦海姆”MKI型轰炸机,他的职责是作为观察员,负责导航和投弹。但这并不是萨万托真正的志向所在。

1939年5月16日,他被晋升为中尉后,如愿以偿地转到了第24战斗机中队。该中队装备的是芬兰按许可证生产的福克D21型战斗机。这种装850马力“水星”发动机和4挺勃郎宁机枪的飞机是当时芬兰空军最好的战斗机。而对萨万托来说,坐进福克的座舱正可谓如鱼得水。他很快就在训练中表现出超凡的射击技能,对飞行拖靶的射击命中率曾达到惊人的92%!

尽管在天空中表现非凡,但在地面上的萨万托则是一个内向、沉静的人。这在性格普遍较为外向的战斗机飞行员中可算是个例外。除了飞行,萨万托在音乐方面也表现出一定的天赋。闲暇时萨万托喜欢吹奏萨克斯管,吉他也弹得不错。中队指挥官对这位中尉的评价是:细致周到,反应敏捷,忠于职守,具备良好的军人素质。很快萨万托中尉就被任命为一个四机编队的指挥官。

乔马.萨万托

战争的考验

1939年夏,随着芬兰与苏联关于边界地区领土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战争的阴云逐渐笼罩芬兰。萨万托和战友们开始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英法不得不对德宣战。很快苏联就提出就一些“实质性问题”和芬兰展开谈判。警觉的芬兰政府于10月10日开始进行预备役人员的动员。1939年11月30日,苏军开始进攻芬兰,“冬季战争”爆发了。

芬兰空军的福克D21战斗机

直到12月19日,萨万托终于接受了第一次战斗的洗礼。当天萨万托的飞行编队拦截了2架SB-2并击落了其中一架。萨万托第一次在空中看到燃烧着的SB-2笔直地坠向大地。看着完全被大火吞噬的敌机,萨万托开始明白什么是空战。

1940年1月6日清晨,芬兰南部出现了十分有利于敌方实施空袭的天气状况:300至400米的空中有大量的碎云,这对于导航来说还不成问题,但却能为轰炸机提供了足够的掩护,有利于它们躲过对空观察和拦截。9:30,对空观察哨报告发现敌机。尤第的福克机群分作两个双机编队迅速升空拦截。但对战斗机飞行员来说,在这样的能见度下,能否发现敌机就只能靠运气了。经过长时间的搜索,福克机群没能发现一架敌机的踪影。运气欠佳的他们只能返回基地。

被击落的SB-2

但几乎与此同时,一架完成了定期维修,正从拉平兰塔转场飞往尤第的福克D.21(FR-92号)在接近基地时,却意外地从无线电中听到了地面呼叫:“敌机8架,哈米那以北,高度3,000!”。飞行员很快就发现了8架崭新的DB-3型轰炸机。FR-92号立即发起攻击并击落了一架DB。然而剩余的7架DB并没有返航,而是加速继续北飞。DB-3凭借自身的高速和云层的掩护,很快摆脱了FR-92号福克,从尤第附近上空飞过,于10时55分左右轰炸了北面位于铁路线附近的小城库皮欧。

而在尤第,虽然第一次拦截未果,但萨万托和战友们仍保持着高度戒备。在得到FR-92号的报告后,萨万托命令地勤让战机保持暖车状态,随时准备升空,“迎接”返航的敌机。

11时50分,警报传来:7架敌机沿北面的铁路线向南飞来。飞行员们迅速进入座舱,启动发动机,打开无线电台。很快地面指挥命令萨万托和他的僚机起飞。但在起飞不久后,僚机飞行员报告发动机出现故障,不得不返航。萨万托单机则继续爬升,径直向北迎击敌机。同时地面上的双机在得知萨万托的情形后也立即起飞支援。

在空中,萨万托发现天气状况正在转好,尤第上空的云层已经消散。很快,萨万托就发现了敌机,一共7架闪着银光的DB-3。它们分作两个分队,左翼的3架呈楔状队形,右翼的4架则排成一字队形,轰炸机之间的间距不超过机身的长度。敌机的高度高于萨万托,因此他继续爬升,同时右转向南飞行。有一段时间,萨万托几乎处于敌机机鼻火炮的射程之内,不过由于阳光的干扰而很幸运地未被对方察觉。

当萨万托爬升到轰炸机所在的3,000米高度时,他正处于敌机后方约500米。萨万托开足马力逼近敌机群。虽然左边第3架敌机离他最近,但萨万托决定首先攻击最左边的敌机,以避免落入敌机群尾炮的交叉火网中。

当萨万托逼近到距轰炸机编队约300米时,他的福克飞机突然发生了不祥的颤动——敌机炮手已经发现了他并向他开火,福克飞机很可能已经中弹。萨万托毫不理会,继续向敌机逼近。一直到极近的距离上,他才瞄准猎物的机身,狠狠地扣动扳机。成串的曳光弹准确地钻进了敌机机身。接着萨万托稍稍转移瞄准点,对准轰炸机尾炮手开火,很快干掉了对方。下一个瞄准点是敌机的发动机,萨万托瞄准右侧发动机打出了一个长点射,发动机立即燃起大火。这架DB已经无可挽救了。萨万托紧接着对左侧第二架轰炸机如法炮制。2架DB-3相继脱离编队坠向地面。

此时,其余的DB都在用尾炮拼命向福克射击。萨万托毫不畏惧地向敌机群右翼编队继续攻击。他以精确的射击将最近的那架轰炸机的发动机打着火,使其脱离编队,然后继续在极近的距离上向下一个目标开火。每次在打出两三个长点射后,猎物就起火燃烧并开始下坠。

愈战愈勇的萨万托决心将整个编队的轰炸机都干掉,但6号敌机的生命力却异乎寻常的顽强。萨万托打光了机翼机枪的弹药,终于结果了敌机尾炮手并使敌机起火。他进一步逼近目标,瞄准敌机的一个发动机扣动了扳机,但没有子弹喷泻而出!萨万托再做尝试,但机枪依旧没有动静:弹药已经打光了。他只能看着那架DB拖着黑烟挣扎着向南飞去(在萨万托之后起飞的福克双机编队对这架DB实施了追击。两架福克在较远的距离上对敌机进行了长时间的射击,终于使其左发动机起火,飞机向大海坠去。但由于低空的浓雾,使得这一战果无法确认)。

返航时,萨万托检查了自己的福克。飞机没有大碍,只是无线电台无法工作,此外机翼上添了不少弹孔,看起来有点象瑞士奶酪。降落时他发现控制襟翼的液压泵也坏了,不过他还是成功地完成了着陆。

萨万托的飞机刚停稳,地勤人员就欢呼着围上来。他们把萨万托抱出座舱,并把他不停地抛向空中。这次飞行持续了25分钟,而和敌人交战的时间只有5分钟。就在这5分钟里,萨万托一口气击落了苏联空军6架新型的DB-3型轰炸机,有2名苏联空勤人员被俘。萨万托的座机FR-97号福克D.21则中弹23发,有些子弹甚至就打在座舱附近。

在芬兰和西方,萨万托的胜利被视作创造了一项世界记录,引起了公众广泛的关注。许多西方报纸都竞相刊登萨万托手持标有数字“5”的苏联飞机残片的照片。倒是萨万托本人对这一切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他始终认为,只要有机会,他的任何一位战友都能取得这样的战绩。其实,仔细回顾整个战斗过程就不难发现,萨万托大胆泼辣的近距离精确射击是取得如此骄人战绩的最关键因素。而苏军没有出动战斗机进行护航这一事实,也为萨万托的成功创造了便利条件。也有观点认为苏军飞行员过于呆板,缺乏主动灵活性,才招致如此惨重的损失。不过后来试飞过被缴获的DB-3轰炸机的芬兰飞行员却另有一番感受。DB-3是一种非常稳定的飞行平台,作为轰炸机这当然很好——只是它太稳定了,以致于飞行员很难做出有效的机动动作来规避敌机的攻击。无论如何,1月6日这一天的事实清楚地表明,在没有护航的情况下,轰炸机编队深入敌方空域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

萨万托手持苏机残片

艰苦的战斗

从1939年12月2日到1940年1月29日,近2个月的时间内,24中队没有任何伤亡。但到了1月30日这一切就结束了。这一天,萨万托的朋友沃雷拉中尉因恶劣的天气而坠机身亡。对萨万托个人而言,这是他在这场战争中最痛苦的经历。

2天后,又一名飞行员在同约30架伊-16的格斗中被击落身亡。在第一小队的指挥官卡尔森上尉负伤后,萨万托接过了小队的指挥权。他挑选了一名丹麦志愿飞行员:康特.恩哈特.弗雷斯中尉,来做他的副手。弗雷斯中尉在过去的战斗中已经被证明是一位十分顽强的战斗机飞行员。

2月3日晚,对空观察哨报告发现约30架没有护航的轰炸机正在逼近。福克战斗机立即起飞迎敌。飞行员在空中发现了3个9机编队的DB-3型轰炸机。这些轰炸机也发现了福克战斗机并马上掉头向南飞去。萨万托追上去击落了其中一架,并击伤了另一架。但在整个战斗过程中芬兰飞行员只击落了2架敌机。主要原因是严寒的天气使得许多福克装备的勃朗宁机枪出现了故障。而在同一天,丹麦志愿飞行员弗雷特兹.拉斯缪森中尉在伊马特拉上空的战斗中被击落阵亡。

残酷的战争还在继续,而萨万托的战果也在攀升。2月15日,萨万托在7,000米高空拦截了3架DB-3型轰炸机,其中一架被击落,另2架凭借在高空优于福克的飞行速度而逃生。16日,萨万托再接再厉,击伤3架轰炸机;17日又是2架!然而,与此同时,芬兰战斗机部队却正面临着弹药匮乏的窘境。他们缺乏曳光弹、穿甲弹和燃烧弹等在作战中十分有效的弹种。许多飞行员不得不使用平头实心弹在作战,而这种子弹在对付有着装甲防护的苏联轰炸机时往往力不从心。

1940年3月13日,“冬季战争”结束。在付出了23,000人的生命和13%的国土后,芬兰捍卫了自己的独立。战争结束时,芬兰空军尚拥有25架堪用的福克D.21。战争中,芬兰空军共击落敌机207架,自身损失68架,54名空勤人员阵亡,75人负伤。24中队在战争中取得了119次空战胜利,代价则是7名飞行员阵亡,损失福克D.21战斗机12架。而萨万托在这场战争中以12又5/6架的最终确认战绩在芬兰空军中名列榜首,成为冬季战争中的芬兰头号王牌。

续战及战后岁月

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芬兰与苏联之间的“续战”也随之展开。萨万托和战友们再度与苏联空军在空中对垒。此时24中队已换装美制“水牛”战斗机。6月25日,萨万托在空战中击落一架SB-2,29日又击落一架Pe-2。

1941年8月4日,萨万托被晋升为上尉。同年10月19日,他被调配到空军司令部。次年5月,萨万托开始担任试飞员。1942年7月17日,萨万托被派往德国,对芬兰空军即将获得的德国装备进行测试评估。1943年1月16日,萨万托重新回到老部队——24中队。离开战场许久的他并没有失去往日的战斗勇气和飞行技艺。4月21日,萨万托击落了苏军一架雅克-1战斗机。5月9日,他又击落了一架雅克-7,这使他总的确认战果达到16又5/6架。

1943年7月9日,萨万托进入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他被任命为第35补充中队的指挥官,并担任这一职务直到战争结束。

萨万托在福克D21的座舱中

乔马.萨万托于1960年6月8日以空军中校军衔从芬兰空军中退役。退休后的萨万托依旧保持着谦逊、沉静的品质。作为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的父亲,萨万托从不向他人夸耀自己王牌飞行员的传奇经历。他不愿意让过去的荣誉打扰现在的平静生活,而更愿意沉浸在射击、游泳、英

 

资料站